Category Archives: 老年生活

加拿大老年生活讨论文章选读。

士嘉堡老翁被撞死 多伦多今年已15行人命丧车祸

下面的文章说,冬天、傍晚最容易发生汽车撞到行人。我个人的体会是还有两点要十分小心。一是加拿大许多行人常穿的是深色衣服,尤其是黑色、灰色等,与路面反差很小,开车若太匆忙,很容易没有注意到。二是十字路口左拐弯时,汽车连接侧面玻璃与前面玻璃的车框在左转前常刚好挡住了左侧的人行道,因此减速、看清十分重要。下面文章中说被撞的行人中老年人比例较高,我想那可能主要是年轻人身体灵敏些,遇到类似情况比老年人躲避更快。愿各位开车小心。

金钱与老年人生规划:三个老太太的故事

不时有中学同学、大学同学、亲朋好友和客户开始退休生活。我们的职业是家庭财务规划,退休规划也是一个经常的话题。家庭的资产可能相差悬殊,有的家财亿贯,有的并不宽裕。而在退休规划上一般可以归入这三类之一:1)没有太多的规划,随遇而安;2)要保障尽可能致死都有足够的钱用,还尽可能多留遗产给儿女;3)在基本物质生活有保障下,还希望有一段精彩的老年人生。 我们的生活中,有第二种规划和思考的人较多,但在必要的物质生活有了保障之后,老年生活的精彩与多余的金钱关系不大,有第三类规划会让人生更精彩。 ****** 故事一、什么是有钱 富婆连毕加索名画没了都不知—- 苹果日报 2016-04-20 【我们将归去的那个地方,不需要我们的金钱。因此,在生时怎样使那多余的金钱为自己、为他人带来益处,不仅在考验我们的智慧,也在考验着我们的追求、信仰与情操。】 名画家毕加索的画得到多人钟爱,「有钱都未必买得起」,但是美国有位财力超级雄厚的老太太,自己的毕加索名画被偷也没发现,被媒体笑称「这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88岁的亿万富翁蒂施(Wilma “Billie” Tisch)拥有一幅1928年的毕加索名画,上个月发现这幅画不见了,但是因为家中名贵的艺术品太多,实在不知道到底是甚么时候不见了,只知道最后一次见到这幅画是2009年12月。 蒂施会发现自己的毕加索名画被偷,是因为看到佛罗里达州(Florida)的一间画廊以100万美元(780万港元)的价钱出售这幅画,她才惊觉自己的画不见了。画廊主人亨德尔(Kenneth Hendel)也不知道自己买到了赃物:「到底是要多有钱,才会名画不见这么多年都还没发现?」 这幅画以情妇沃尔特(Marie-Therese Walter)为主角的画作,蒂施称上一次见到是2009年,她当时请拍卖行Christie’s的人员到她纽约第5大道的豪宅来做鑑证。 蒂施上月发现这幅名画不见时,翻查艺术圈拍卖纪录发现这幅画在2013年时曾被另一拍卖行Sotheby’s拍卖,但当时并没有买主,另一纪录显示画作是蒂施的丈夫卖给住在迈阿密的买家安塔尔(Mahmoud Antar),没有记录交易时间,不过蒂施的丈夫早在2003年已过身。 蒂施日前对迈阿密画廊主人亨德尔提出诉讼,表示自己没有把画卖给任何人,完全不知道这幅画被拍卖,但亨德尔就称自己在2013年以50万美元向安塔尔买下。亨德尔在艺术圈是普普大师安迪华荷(Andy Warhol)的作品经手人,他说自己在买该幅毕加索画之前也做足功课,查看了名画失窃资料库和警方的艺术品失窃报告,确定没有问题才安心买下这幅画。他又认为蒂施多年来都没发现名画被偷十分夸张,现在要告他实在没有道理,因为他在这宗「罗生门」中只是个无辜的旁观者。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蒂施老太太目前的身价约14.1亿美元(109亿港元),而这幅名画是蒂施的丈夫于1965年时买来送给她的。丈夫Laurence Alan “Larry” Tisch生前是华尔街金融巨子,曾任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总裁,也是集团Loews Corporation的共同创办人。   故事二、88歲婆婆,一人搭郵輪環遊世界:我的錢沒必要給兒女 — 作者:田臨斌,转自商业周刊,2016-04-19 【她希望那多余的金钱给自己在世的生活带来最大的快乐。但愿她也为自己未来余下的日子有充足的安排。】 陳婆婆是我在郵輪上認識的乘客,她是香港人,今年88歲,現在隨女兒住在加拿大多倫多,身形雖然矮小,講話時嘴唇有時會不由自主的抖動,但行動靈活,頭腦清晰。 圖片來源:田臨斌提供 陳婆婆晚餐的餐桌就在我倆旁邊,剛上船時我看到她和另外幾人同桌,當時一直以為坐她旁邊的那位老外是她老公,直到行程快結束,偶然機會和她講話,才知道她的國語講得很好,且她是獨自一人旅行,餐桌上的只是其他獨行旅者。 問婆婆為什麽單獨旅行,她說她的朋友大都在香港,子孫們也有各自生活,她很早就開始自己跑,以前大都背著背包搭飛機,這幾年改為乘坐郵輪看世界。 許多人誇她子女孝順,出旅費讓她出來玩,她故作小聲地說這些錢都是她自己的,說完便從貼身腰包中掏出幾張鈔票,在空中比劃幾下。接著說:「我不是有錢人,但我的錢要自己花,誰幫我旅行,我就給誰,我不需要兒女的錢,我的錢也沒必要給他們!」 我們接著更深入問她的家庭背景,婆婆告訴我們她是越南華僑,從小生活很困苦,靠自己努力堅持完成大學教育,成為那個年代少有的大學生,婚後生育三個小孩,最小的才三歲,一場病帶走了老公。 守寡後婆婆白天在學校教書,晚上做手工,在同樣守寡的老母幫忙下,把三個小孩撫養長大,陸續送到國外唸書、工作,他則和老母留在香港相依為命,直到老母102歲過世後,才到加拿大與女兒同住。 婆婆教了33年中文,國語不但流利,而且經常夾雜成語,問她一個人旅行會不會無聊寂寞,她說只要有書為伴,走遍全世界都不感覺孤獨。當她聽說我寫書出書時,向我又要簽名,又要合影,我說要把她寫進書裡,她樂得笑得合不攏嘴。   故事三、人生境界:九旬美国老太的中国心 —— 作者:刘成友,人民网-人民日报,2007年08月06日 【她的老年人生不仅让自己快乐充实,更让她周围许多的人得益处。】 [注:牧琳爱(Eunice Moe Brock),女,1917年8月11日出生于中国河北北戴河,美国公民,父母为在中国的传教士,基督徒。13岁时回到美国接受教育,毕业于美国田纳西州范德比尔大学,获博士学位,曾任美国丹佛市儿童医院院长。1999年,82岁的牧琳爱变卖了自己在美国的房产、汽车和山林,来到了山东省聊城市,居住在聊城市国际和平医院和阳谷县安乐镇刘庙村居住。2013年4月28日凌晨96岁逝世于山东聊城市。遗体遗体捐赠给济南力明医学院以供医学研究。] 出山东聊城市区不远,就来到阳谷县刘庙村,花红柳绿,整洁安静。村中间一所院落的主人是一位90岁高龄的美国老太太。她叫牧琳爱,已在刘庙村生活了8年多。 “我是一个美国人,但我有一颗中国心。”牧琳爱如是说。8年多来,她见证了中国农村的变化,也把爱倾注给这里的乡亲们。 “长大了,我一定要回到中国!回来帮助这里的穷人们。” 上世纪初,牧琳爱的父母以传教士的身份来到中国聊城。牧琳爱就出生在这里。旧中国留给她最深的印象是战乱、贫穷、瘟疫和苦难,孩子们忍饥受冻,甚至被卖掉……这些都给幼小的牧琳爱留下了痛苦的回忆。 13岁时,牧琳爱随父母回国暗下决心:“长大了,我一定要回到中国!回来帮助这里的穷人们。” 1998年丈夫去世后,没了牵挂的牧琳爱,变卖了40英亩山林和别墅、花园、汽车等家产,只身来到中国。 刘庙村把村中间一座院落腾了出来,为她配置冰箱、彩电、电脑、沙发、床等电器家具,还为她聘请了一名女翻译。牧琳爱感动地说:“我是来这里扎根的,不是来做客的。”她坚持付清这些用具的费用,并按月支付翻译工资和水、电、通讯等费用。 来中国之前,牧琳爱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在中国建一所希望小学。得知村里的小学尚未开设计算机课,她当即捐出3万美元建起微机室。此后3年间,她又相继捐款近两万元人民币,资助刘庙村幼儿园和镇上一些学校购置玩具和教学器材。 为感谢牧琳爱,刘庙村小学更名为中美友谊小学,聘她为名誉校长。她还兼任学校的英语教师。就连镇上的英语教师也常到牧琳爱家接受免费培训。 2001年,牧琳爱又出资为刘庙村100多名患近视的村民配眼镜。还出资为全村5名患有白内障的老人做手术。非典期间,她捐出5000元钱。 牧琳爱还担任聊城市国际和平医院的名誉院长。为医院邀请国外专家讲课。每星期五,她准时坐公共汽车从阳谷赶到聊城,给那里的年轻医生们讲授医护知识。2006年,牧琳爱成为“感动山东十大人物”中最特殊的一位。 […]

加拿大住高层公寓的健康隐忧 老人一定要注意

研究人员分析了多伦多地区8200个由于心血管疾病发作而打911电话求救的案例,住在公寓楼第一层或第二层的患者有4.2%的机会被抢救成功,而住在其他楼层的心脏病和脑梗患者只有2.6%的抢救成功率,住在16层以上的心血管疾病患者的抢救成功率只有0.9%,而住在25层以上的心脏病和脑梗患者被抢救成功的比率为零。

养老院=魔窟?一个被痴呆老人的遭遇

比耶拉现在住在一个她自己选择的老人院里,请了一个律师为她打官司。她的钱被部分追回。科纳被暂时吊销社工资格,她的律师丈夫和开具比耶拉老年痴呆证明的那个医生在分别接受受魁省律师协会和医生协会的调查。蒙特利尔警方也已就欺诈勒索正式立案调查。